第五章将计就计(上)

作品:《资助优等生

????回到自己房间的丁羽宁接收到了李思悦的语音攻击:“霜儿不是让你好好想了吗?是被小帅哥的美se迷昏头脑不知所措了吗?”

????丁羽宁委屈巴巴地回了好几个哭哭的表情包。

????杨霜不知道在哪里浪,回的语音背景音乐鼓点喑靡,只听她慢条斯理地说:“这种事儿,你也只能承认啊,不然就是自己打自己脸嘛。不如将计就计,借着这个名堂吃吃小帅哥的豆腐,毕竟要气‘前男友’肯定要有点亲密动作嘛。”

????李思悦反应b丁羽宁还快:“高啊,杨军师!”

????丁羽宁浑身一凛,被堵住的脑回路迅速茅塞顿开,飞快打字道:“求杨军师赐教!”

????她也是脑子秀逗了,碰到追男人这种事情,她应该一开始就问杨霜的,杨霜可谓是阅男无数,二十多年来交的男朋友没有一百,也得有八十了。

????很快,杨霜就给丁羽宁打过来电话:“羽宁,城北这边新开了酒吧,我入gu了,过来先看看情况。”

????“好哒,你长话短说就行,我已经拿好纸和笔了。”

????杨霜笑了下,循循善诱:“羽宁,你喜欢小帅哥,对小帅哥好是没错,但你不能好过了头,否则男人是不会珍惜你的。你要给他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,近的时候就像是枕边人,而远的时候就是天上月。”

????丁羽宁握着笔,在纸上重重地写下了“若即若离”这四个字,并用圈圈住。

????“好了,你先用记住这个就行。”杨霜本还想再跟丁羽宁说点g引之道,但随即一想她可能还不需要。

????“啊?就这么一条?”丁羽宁追问着,急切得像是渴求知识的好学生。

????杨霜只得说:“目前以你的水平就先学习这个吧。”

????“……”丁羽宁竟然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一丝蔑视。

????两天后,丁羽宁和谢彦臣踏上了去a国的旅途。

????一向忙于事业的丁家父母也到机场给nv儿送行。

????丁父丁母知道nv儿资助了一位高考状元,只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到丁羽宁的公寓去看,不过这次借着送机之名,终于见到了谢彦臣的真容。

????丁母对这个眉眼清隽、气质卓然的小伙子是极为满意,连连用看nv婿的眼神慈蔼地跟谢彦臣拉家常。

????当然,这也不能完全赖丁母,毕竟是丁羽宁对她母上说,她喜欢上了谢彦臣,以此来推脱各种相亲的。

????丁羽宁碰碰丁母的胳膊,小声说:“高总,你别吓着彦臣,我还没跟他透露过心意呢。”

????丁母嗔了丁羽宁一眼,但言语上没再继续盘问谢彦臣的祖宗十八辈。

????一旁默不作声的丁父这时终于有了cha话的机会,他叫来助理,把提早准备好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递给了谢彦臣:“小谢啊,这个是伯父和伯母给你的礼物,上大学免不得用到电脑,我听宁宁说,你还学的是计算机,那就更需要这个了。”

????丁羽宁一拍脑袋,她给谢彦臣买了那么多衣服和鞋,倒是忘了买最重要的东西了。

????谢彦臣收下了沉甸甸的盒子,一时心里像是灌满了一大杯柠檬汁,酸甜胀涩,除了谢谢说不出其他的话来。

????波音787载着三百多位旅人,冲上云霄,飞离了繁华的b市。

????远离了b市,丁羽宁整个人都充满了g劲儿,她甚至按照杨霜的计策写了一份1000字的计划书,名字就叫做——丁羽宁和谢彦臣不可言说的酱酱酿酿计划书。

????鉴于之前她已经完美贯彻了若即若离中的“即”这个字,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她就要好好地落实“离”了。所以她决定,在飞机上这12个小时都不过去找谢彦臣。

????他们这次所乘坐的航班是x航的,一向讲究私密x,头等舱每位乘客都有一个的包厢,门可以严丝密合地关上,空乘人员也不能随意进入。

????而丁羽宁和谢彦臣的包厢就隔着过道相望。

????就在丁羽宁绘制宏图伟志时,她忽然感觉小腹一阵钻心的坠痛——大姨妈来访了。

????她只好虚弱地让漂亮的空乘给她冲了一杯浓红糖姜水,自己啧贴上卫生巾缩在床上和痛经进行殊si搏斗。

????不知过了多久,她半睡半醒之间疼得浑身汗漓漓的,好不难受。她便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,换上睡衣。

????从包里翻睡衣时,她看到了打算诱引谢彦臣的x感内衣,她发了会儿呆,晕乎乎地把内衣和睡衣全套在了身上,继续翻身睡了过去。

????吃罢晚饭,空乘来谢彦臣包厢内收餐盘时,对他说:“谢先生,丁nv士没有吃晚饭,刚才还让我冲了一杯红糖水,可能是来月经了,身t不舒服。我们飞机上备有止痛片,请问需要吗?”

????“……”谢彦臣哪里懂这些,想着聊胜于无,就说,“麻烦了。”

????拿过空乘送来的止痛片,谢彦臣敲了敲丁羽宁的房门。

????然而丁羽宁睡得可能熟了,他连敲了好几声,她才被扰得烦了,用鼻音哼了一声。

????谢彦臣权当她同意了,推门而入。

????娇小的丁羽宁蜷成小虾米状,被子被她r0u成一团抱在怀里,秀气的黛眉微微皱着,在梦里还是一副难受巴巴的样子。

????谢彦臣走过去,把东西放在桌子上,拍了拍她的小脸蛋,轻声问:“吃点药吗?”

????丁羽宁“唔”了两声,点了点头。

????吃过止痛片的丁羽宁清醒了一些,但见谢彦臣没有想走的意思,她就半坐起来,闭着眼靠在墙上。

????谢彦臣看她一张小脸还是苍白,想了想坐在她旁边,给她盖好薄被。等她睡得头一点一点的,才慢慢抬起胳膊把她圈进了自己的怀抱。

????小小的,软软的,香香的。

????感受到了热源,丁羽宁自发地向谢彦臣那边靠过去,双臂揽住他的脖子,小半个身子都压在了他的身上,吐气如兰的小嘴就在他的脖颈处。

????谢彦臣浑身的肌r0u因为她的靠近而紧绷起来,圈住她的手臂不由得用上了力气,害得她不满地嘤咛了一声。

????谢彦臣不敢再动了,僵y地保持着这个姿势。

????挂在别人身上睡觉的姿势按理来说应该不舒服,可谢彦臣的肌r0u修韧、有弹x,又热乎乎的,周身还带着gu清爽甘洌的味道,尽管骨头有点硌人,丁羽宁还是睡得沉了。

????听见她呼x1逐渐平缓,谢彦臣刚松口气,却感到她胳膊一软,紧接着整个人跟山t滑坡似的从他身上倏地滑了下去。

????她柔软的身子一滑到底,小脑袋不偏不倚停在了他的胯间,而微微张开的双唇正正好触到了他冰凉的皮带扣。

????几乎就是一瞬间,谢彦臣的腹下就鼓起一团。他蓦地揽过她的肩头yu把她扶起,谁知“祸不单行”,她的丝绸睡衣太过于丝滑,他这么一拽,没把人拉起来,倒是把人家衣服扒了下来。

????不算亮的光线里,谢彦臣看到了那双压在他的大腿上的xueru——

????那上面是穿了x罩的,但还不如不穿。

????x罩是绕脖式的,粉se的,其他部位与传统x罩一样,除了覆在xr上的两片布料变成了需要打结的蝴蝶结以外。

????而她其中一个蝴蝶结还散落开来,中间铮铮绽放着一朵漂亮的r首。

????谢彦臣呼出滚烫的气息,脑子无暇去想为什么丁羽宁会穿这样的内衣,只顾着伸出手给她系蝴蝶结。可这次显然不如上次给她系浴袍那么灵巧,他的指腹三番五次地触碰到她细neng莓粉的n尖,碰到后来那颗n尖都变y了。

????——他终于给她系好了。

????谢彦臣替她拢好了睡衣,提着的气还没放下,丁羽宁张开迷蒙的眼,懵懵地问他:“你在g什么?”

????(求珍珠,50珠加更。)